言筌

痴且生吞活剥,玩得一手寻章摘句。

“倾尽万卷,终有书不得。”

第一个给间集报道?

A游挺久了也没多少存图。

A游的原因是前期五抽没保底无缘五花…

试试新背景板

枪淋弹雨初见索克萨尔的时候,蓝雨的名字还没有响彻整个荣耀大陆。了无牵挂的独行侠顺手帮了偶遇的术士美人一把,美人在临别时送了他一支附法手环。
“手里暂时只有这个了,属性不错,但可能不是你的最佳搭配,下次寻得更好的送你吧。”
独属于暗精灵的银白长发垂坠在术士的腰际,看上去就像某片轻柔的云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三年没搞卡拟了,复健前得去补补原著。先放个头警防自己咕咕(经验告诉我会的

随缘单机,一切为了快落。

空折枝

萧景琰曾在一怒之下割断金铃,与苏先生断义:“若不是早已视他为友,误认为是同路之人,又怎会如此失望。”
若非他聂明玦对孟瑶心怀妄念,推心置腹,又怎会揪着金光瑶的错处到如此地步。

…唉,就是看了一篇旧文,有些感慨。
橘子太太笔下的聂瑶太折人了,刀糖都很细腻真实,甜甜的糖小心翼翼地藏在手心里,虐也是收敛着不敢高声语的。

“如今丢了,也就只能丢了。细小的花瓣,实在是难找。”

也许是因为喝了点酒,又或许是故地重游的缘故,谢君同竟隐约想起他与方思明相识不久时,方思明飞书一封邀他至江南喝酒,而他竟也就这么赴了约。

他甚至想起了那晚朗月如水,沁凉的月光倾泄在美人裸露出的颈项,最后在肩窝处酿成盈盈一汪池水——分明有鱼儿在水底低声呢喃。

那一刻,谢君同觉得,眼前这人合该是被众星捧月,享锦衣玉食,惯看秋月春风的,而不是在阴诡地狱里咬牙吞血,踽踽独行的。

一眼倾心。

江南春色潋滟,酒却灼烈,烧得快要熔化掉人的四肢百骸。

注意到的时候,一个关注了很久的手帐太太已经删了Lof,再也找不到人了。
就多少会有些遗憾,如果能和太太再多说些话就好了。

用了近三个小时通关,其实在一开始多少也猜到了真相,分离善恶这种事。作恶的念头得到释放,善良的自我也不必追悔莫及痛苦万分——因为那被认定为邪恶的自我的所做所为,而善我可以视作毫不知情。于是善念与恶念被割裂,人也就得以从矛盾的折磨与负担的痛苦中解脱。
但是即使杰基尔做出了分离自我的药物,仍无法摆脱邪恶自我对自身名誉的影响,最后在自责与悔恨中了结“愚蠢又不幸”的生命。
到了最后我甚至不忍心砸开实验室的门,不忍心去揭露门后那个,妄图摆脱自己影子的人。
当然,游戏本身可玩度是比较高的,人物立体剧情丰富,探索过程中代入感非常强,整个游戏意外地充满了十九世纪伦敦风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