得筌

纵然黑夜孤寂,白昼如焚。

痴且生吞活剥,玩得一手寻章摘句。

“倾尽万卷,终有书不得。”

在齐太史简,在晋董狐笔。在秦张良椎,在汉苏武节。为严将军头,为嵇侍中血。为张睢阳齿,为颜常山舌。或为辽东帽,清操厉冰雪。或为出师表,鬼神泣壮烈。或为渡江楫,慷慨吞胡羯。或为击贼笏,逆竖头破裂。

孟柯正气歌(《孟子·公孙丑上》

原文

公孙丑问曰:"敢问夫子恶乎长?"(孟子)曰:"我知言,我善养吾浩然之气。"(公孙丑问曰):"敢问何谓浩然之气?"曰:"难言也。其为气也,至大至刚,以直养而无害,则塞于天地之间。其为气也,配义与道;无是,馁也。是集义所生者,非义袭而取之也。行有不慊于心,则馁矣。我故曰,告子未尝知义,以其外之也。必有事焉,而勿正;心勿忘,勿助长也。无若宋人然:宋人有闵其苗之不长而揠之者,芒芒然归,谓其人曰:‘今日病矣!予助苗长矣!’其子趋而往视之,苗则槁矣。天下之不助苗长者寡矣。以为无益而舍之者,不耘苗者也;助之长者,揠苗者也,非徒无益,而又害之。"

译文

(公孙丑问说):"请问先生在哪方面擅长?"(孟子)说:"我能理解别人言辞中表现出来的情志趋向,我善于培养我拥有的浩然之气。"(公孙丑说:)"请问什么叫浩然之气呢?"(孟子)说:"这难以说得明白。那浩然之气,最宏大最刚强,用正义去培养它而不用邪恶去伤害它,就可以使它充满天地之间无所不在。那浩然之气,与仁和义道德相配合辅助,不这样做,那么浩然之气就会像人得不到食物一样疲软衰竭。浩然之气是由正义在内心长期积累而形成的,不是通过偶然的正义行为来获取它的。自己的所作所为有不能心安理得的地方,则浩然之气就会衰竭。所以我说,告子不曾懂得什么是义,是因为把义看成是心外之物。一定要在心中有集义这件事而不要停止,心中不要忘记,不要用外力(违背规律地)帮助它成长。不要像宋人那样。宋国有个担心他的禾苗不长而拔起它们的人,疲倦地回到家。对家人说:‘今天我疲累之极啊,我帮助禾苗长高了。’他的儿子跑到地里去看,禾苗都干枯了。天下人不犯这种拔苗助长错误的是很少的。认为养护庄稼没有用处而不去管它们的,是不给作物除草的人;帮助庄稼生长的,是这种拔苗助长的人。不仅仅没有益处,反而害死了庄稼。

#摘抄归整#一点浩然气,千里快哉风

浩然:盛大、刚直的样子;气:指精神。浩然之气指浩大刚正的精神。

据《孟子·公孙丑上》记载,有一次,孟子的弟子公孙丑问孟子,说:"请问老师,您的长处是什么?"孟子说:"我善于培养我的浩然之气。公孙丑又问,什么叫浩然之气?孟子说:"这很难描述清楚。如果大致去说的话,首先它是充满在天地之间,一种十分浩大、十分刚强的气。其次,这种气是用正义和道德日积月累形成的,反之,如果没有正义和道德存储其中,它也就消退无力了。这种气,是凝聚了正义和道德从人的自身中产生出来的,是不能靠伪善或是挂上正义和道德的招牌而获取的。

由此我们不难理解,所谓浩然之气,就是刚正之气,就是人间正气,是大义大德造就一身正气。孟子认为,一个人有了浩气长存的精神力量,面对外界一切巨大的诱惑也好,威胁也好,都能处变不惊,镇定自若,达到"不动心"的境界。也就是孟子曾经说过的富贵不能淫,贫贱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的高尚情操。

对孟子说的浩然正气,曾有一首长诗作出过生动的文学描绘,这就是一身正气的民族英雄文天祥写的《正气歌》。诗中写道:"天地有正气,杂然赋流形。下则为河岳,上则为日星。于人曰浩然,沛乎塞苍冥。……"意思是说,浩然正气寄寓于宇宙间各种不断变化的形体之中。在大自然,便是构成日、月、星辰、高山大河的元气;在人间社会,天下太平、政治清明时,便表现为祥和之气,而在国家、民族处于危难关头时,便表现为仁人志士刚正不阿、宁死不屈的气节。社会秩序靠它维系而得以长存,道义是它产生的根本。他还列举了中国历史上许多可歌可泣的历史人物,如不怕杀头仍秉笔直书的晋国史官董狐;坚贞不屈,誓死不降,在匈奴牧羊十九载的苏武;被俘后大喝"蜀中只有断头将军,而无投降将军的严颜;率部渡江北伐、中流击楫、发誓收复中原的东晋名将祖逖,还有充满忠贞正直之气的诸葛亮的《出师表》……等等,作为例证,说明浩然之气长存于天地之间。

《水调歌头·黄州快哉亭赠张偓佺宋》:"一千顷,都镜净,倒碧峰。忽然浪起,掀舞一叶白头翁。堪笑兰台公子,未解庄生天籁,刚道有雌雄。一点浩然气,千里快哉风。 "在苏轼看来,宋玉将风分为"大王之雄风"和"庶人之雌风"是十分可笑的,是未解自然之理的生硬说教,白头翁搏击风浪的壮伟风神即是明证。其实,庄子所言天籁本身绝无贵贱之分,关键于人的精神境界的高下。他以"一点浩然气,千里快哉风"这一豪气干云的惊世骇俗之语昭告世人:一个人只要具备了至大至刚的浩然之气,就能超凡脱俗,刚直不阿,坦然自适,任何境遇中,都能处之泰然,享受使人感到无穷快意的千里雄风。苏轼这种逆境中仍保持浩然之气的坦荡的人生态度,显然具有积极的社会意义。

鸟儿胸前带着荆刺,它遵循着一个不可改变的法则,她被不知其名的东西刺穿身体,被驱赶着,歌唱着死去。在那荆刺刺进的一瞬,她没有意识到死之将临。她只是唱着、唱着,直到生命耗尽,再也唱不出一个音符。但是,当我们把荆刺扎进胸膛时,我们是知道的。我们是明明白白的。然而,我们却依然要这样做。我们依然把荆刺扎进胸膛。

——《荆棘鸟》考琳·麦卡洛

“无人问我粥可温,无人与我立黄昏。”
——沈复《浮生六记》

翻出手机相册里为数不多的影象记录,顺眼调着玩。picsart下了有一年了还没怎么碰过(。

好饿啊…。

#配合蓝雯轩大大的画集巜世说新语·六朝笈·月下笛》食用效果更佳#


王子猷出都,尚在渚下。旧闻桓子野善吹笛,而不相识。遇桓于岸上过,王在船中,客有识之者,云是桓子野。王便令人与相闻,云:“闻君善吹笛,试为我一奏。”桓时已贵显,素闻王名,即便回下车,踞胡床,为作三调。弄毕,便上车去,客主不交一言。
——出自巜世说新语·任诞第二十三·之四十九》




深秋入冬,孤舟行雾。
轻纱当风,一人似是随意地倚舷倾杯,洒脱自然得有些像绒草上晨风的喟叹:“岸上经过之人,定是桓子野。”
“何以见得?”同行人不以为然。
王子猷阖眼更酌,笑意清渺:“未闻其声,已感其人。”
手执温酒,衣袖侵夜色的清峭,似陷了层淡纱的景色。
“月出皎兮——”
一片白鸟惊起,搅翻一江月影。
“——佼人僚兮”
笛声在旷远的丛山间如月渗透千山万水的夜色,弥漫起淡而辽阔的旷远。
“舒窈纠兮,劳心悄兮——
“月出皓兮,佼人懰兮——”
林木叠暗,月出树梢。茫茫雪雾笼着折荷枯蓬,烟水朦胧被灯影月影绣上拢拢金丝,一两只水鸟藏匿在芦苇深处安详梳羽,水静谧,风不止。
“舒忧受兮,劳心慅兮——”
大雪不知何时纷纷扬扬起一天一地的晶莹。
“月出照兮,佼人燎兮——”
雪融温酒入喉,被烟水朦胧有意无意地裁剪而出。
“舒天绍兮,劳心惨兮——”
竹叶飘零沾染衣角,枯草笼白霜。吹笛人淡眉清绝,宛如一拂优昙怒放皎洁。
漫天雪舞,酣畅淋漓。
“先生为何突然有此雅兴,特地停车在此吹奏?"曲毕,侍童方出声询问。
执笛者笑颜纯淡:“船上定有知音之人。”
“何以见得?”
桓子野闻言抬首敛眸,睫尖抖落暖白光晕,笑意遥远。
“心有所感,声有所应。”
雪未停,夜色空茫,耳边传来山风与松树的和鸣。
月入温酒,一饮而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