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筌

痴且生吞活剥,玩得一手寻章摘句。

“倾尽万卷,终有书不得。”

是非曾说过他也曾用过心机,我当时与唐时一样,以为他指的是对大荒建阁一事。

聪明人做什么都是聪明的,我不会天真地认为是非不懂算计,只是是非胸中那点为天下众生的谋划,毫无私心可言,在我看来原都算不上心机。为求佛心,难保佛身。以佛身入地狱,不减他半分佛色。

直到我通过唐时的眼,看到自在阁第十层挂着的是非的手珠。

那串佛珠,分明是当初他阻是非投罪渊不成,怒极摔散了的。手珠既散,想必是是非将珠子一个一个地捡起,又穿好了放回去的。

耳边响起当日佛珠散落撞击之声,仿佛是那星主心神的颤动。

身填罪渊,是是非为自己安排的结局,既是为镇压枢隐罪力以度天下苍生,也是为成就唐时极情之道以成天下棋局。

——“管你去死!”别去。

——“好。”

既知此情,如何消受。

那留在栏柯门中的纸条与那串手珠,便是是非此生唯一的心机了。

不老实的贼和尚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