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筌

痴且生吞活剥,玩得一手寻章摘句。

“倾尽万卷,终有书不得。”

#配合蓝雯轩大大的画集巜世说新语·六朝笈·月下笛》食用效果更佳#


王子猷出都,尚在渚下。旧闻桓子野善吹笛,而不相识。遇桓于岸上过,王在船中,客有识之者,云是桓子野。王便令人与相闻,云:“闻君善吹笛,试为我一奏。”桓时已贵显,素闻王名,即便回下车,踞胡床,为作三调。弄毕,便上车去,客主不交一言。
——出自巜世说新语·任诞第二十三·之四十九》




深秋入冬,孤舟行雾。
轻纱当风,一人似是随意地倚舷倾杯,洒脱自然得有些像绒草上晨风的喟叹:“岸上经过之人,定是桓子野。”
“何以见得?”同行人不以为然。
王子猷阖眼更酌,笑意清渺:“未闻其声,已感其人。”
手执温酒,衣袖侵夜色的清峭,似陷了层淡纱的景色。
“月出皎兮——”
一片白鸟惊起,搅翻一江月影。
“——佼人僚兮”
笛声在旷远的丛山间如月渗透千山万水的夜色,弥漫起淡而辽阔的旷远。
“舒窈纠兮,劳心悄兮——
“月出皓兮,佼人懰兮——”
林木叠暗,月出树梢。茫茫雪雾笼着折荷枯蓬,烟水朦胧被灯影月影绣上拢拢金丝,一两只水鸟藏匿在芦苇深处安详梳羽,水静谧,风不止。
“舒忧受兮,劳心慅兮——”
大雪不知何时纷纷扬扬起一天一地的晶莹。
“月出照兮,佼人燎兮——”
雪融温酒入喉,被烟水朦胧有意无意地裁剪而出。
“舒天绍兮,劳心惨兮——”
竹叶飘零沾染衣角,枯草笼白霜。吹笛人淡眉清绝,宛如一拂优昙怒放皎洁。
漫天雪舞,酣畅淋漓。
“先生为何突然有此雅兴,特地停车在此吹奏?"曲毕,侍童方出声询问。
执笛者笑颜纯淡:“船上定有知音之人。”
“何以见得?”
桓子野闻言抬首敛眸,睫尖抖落暖白光晕,笑意遥远。
“心有所感,声有所应。”
雪未停,夜色空茫,耳边传来山风与松树的和鸣。
月入温酒,一饮而尽。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