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筌

痴且生吞活剥,玩得一手寻章摘句。

“倾尽万卷,终有书不得。”

用了近三个小时通关,其实在一开始多少也猜到了真相,分离善恶这种事。作恶的念头得到释放,善良的自我也不必追悔莫及痛苦万分——因为那被认定为邪恶的自我的所做所为,而善我可以视作毫不知情。于是善念与恶念被割裂,人也就得以从矛盾的折磨与负担的痛苦中解脱。
但是即使杰基尔做出了分离自我的药物,仍无法摆脱邪恶自我对自身名誉的影响,最后在自责与悔恨中了结“愚蠢又不幸”的生命。
到了最后我甚至不忍心砸开实验室的门,不忍心去揭露门后那个,妄图摆脱自己影子的人。
当然,游戏本身可玩度是比较高的,人物立体剧情丰富,探索过程中代入感非常强,整个游戏意外地充满了十九世纪伦敦风情。

评论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