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筌

痴且生吞活剥,玩得一手寻章摘句。

“倾尽万卷,终有书不得。”

空折枝

萧景琰曾在一怒之下割断金铃,与苏先生断义:“若不是早已视他为友,误认为是同路之人,又怎会如此失望。”
若非他聂明玦对孟瑶心怀妄念,推心置腹,又怎会揪着金光瑶的错处到如此地步。

…唉,就是看了一篇旧文,有些感慨。
橘子太太笔下的聂瑶太折人了,刀糖都很细腻真实,甜甜的糖小心翼翼地藏在手心里,虐也是收敛着不敢高声语的。

“如今丢了,也就只能丢了。细小的花瓣,实在是难找。”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