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筌

痴且生吞活剥,玩得一手寻章摘句。

“倾尽万卷,终有书不得。”

顾昭,蓬山第一假仙。

十成十的虚伪算计,十成十的利益至上,所以他绝不可能对沈独说什么喜欢心悦。

那太不正确,也太不适宜了。

他恨不得除沈独而后快,从此江湖上再没有令他忌惮的对手。可一想到偌大江湖若是没了那人,又多少有些落寞寂寥。

那绝好的皮囊,绝顶的武功,绝真的性情。

那绝世的人。

早自赤云礁一败,顾昭的目光就无法停下对沈独的关注。

欣赏有之,忌惮有之,切恨有之,侧隐有之。

那直取喉间的一剑终究是刺偏了,那枚致命的暗器终究又被放出的手用剑挑开。

他气极对沈独说:“我是真想艹你。”

那一刻顾昭的眼底是有一点温度的。

他恨不得他死,他舍不得他死,他设计置沈独于死地是真的,收手不能亲眼看他去死也是真的。

情字难解,他顾昭对沈独所有复杂纠葛的感情,全都藏在了这句似骂还陈的脏话里。

评论(1)

热度(2)